中国学术评论
办中国最好的报纸评论
http://sscppinglun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2015-06-12 9:41:46 编辑 删除

归类在 真实的民国 |浏览 357 次|评论 0 条

来源:《中国社会科学报》2015年6月12日第750期 对于民国的第二个印象是经济落后,民生困顿。父母经常谈起,即便是平日有着“余钱剩米”的我家,灾荒和逃难的时候也缺吃少穿,某年春节五口人只有半棵白菜。1942年,豫西天旱无雨,蝗虫遮天蔽日,满街是要饭的,加之疫病流行,死人无数。严冬时,冻饿而死的“倒卧”,每天都会有十来个,教育界联合一些商户搞点慈善活动,也只能凑几个钱买些席子之类,裹埋一些尸体了事。那时的日用品全都带个“洋”字,什么洋油、洋...

查看全文>> 分享 浏览(357) 评论(0)

2015-06-01 11:49:46 编辑 删除

归类在 真实的民国 |浏览 340 次|评论 0 条

来源:《中国社会科学报》2015年6月1日第745期 1949年春,正是解放军要进军武汉前夕,武汉没有打过大仗,我们乡下倒是有交火。总的印象,国民党军队来,大家都跑,叫“跑兵荒”;解放军来了,大家都欢迎。记得我还到解放军的战壕里,帮他们挖战壕,他们教我们唱“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”的歌子。有一次真要开战了,村子里的老老少少都出来“跑反”。父亲带着我们几个孩子,斜背着包袱,随着人流,一步一回头。在长堤上眼见一颗炮弹飞过去,老乡们还在猜测炮弹可能落...

查看全文>> 分享 浏览(340) 评论(0)

2015-05-29 14:58:51 编辑 删除

归类在 真实的民国 |浏览 355 次|评论 0 条

来源:《中国社会科学报》2015年5月29日第744期 我出生的时候,日本人已经占领了武汉,我们乡下也来了日本人。但是我对日本人没有印象,比我大两岁的同乡说他记得很清楚。我只记得父亲说过,日本投降时,有一个日本兵被我们乡下人打死了。我印象最深的是国民党的兵。我亲眼见过抓壮丁,乡丁极为横蛮,抓到人,五花大绑,拉走了。我们乡下有新四军地方部队活动,乡下人称他们为“老四”。有一天早晨起来,看见我家门口不远处有一个人被砍了头,躺在地上,身上盖...

查看全文>> 分享 浏览(355) 评论(0)

2015-05-25 10:29:32 编辑 删除

归类在 真实的民国 |浏览 319 次|评论 0 条

来源:《中国社会科学报》2015年5月25日第742期 《中国社会科学报》约我写篇文章,谈谈我亲身经历的民国时期。这个题目对我来说有点大。1949年5月,我的家乡解放前夕,我刚满10周岁。我记得,在十分阴郁的环境中,父亲为我煮了一碗面条,为我过10岁的生日,只有我的堂兄陪着我,而且还把大门关起来。那时候时局不静,深怕外面有什么事。事实上,我不记得10岁以前,我家里替我过过生日。大约10岁是一个大日子,尽管人心惶惶,父亲还是为我过生日。 我是民国二十...

查看全文>> 分享 浏览(319) 评论(0)

2015-05-22 11:08:54 编辑 删除

归类在 真实的民国 |浏览 329 次|评论 0 条

来源:《中国社会科学报》2015年5月22日第741期 我在少年时代也算经历了一些颠沛流离,也见识了一些人间冷暖,因而也记住了一些人与事。大概是1947年,我第一次离开家到县城上中学,同去的有两三个富家子弟,我也第一次看到他们出手是那么大方。他们很快就聚集同类打起了麻将赌钱,有两次也拉我一起去。我们中学对面有一家杂货铺,卖些生活用品和糖果之类的东西,记得有一次我们几个同学到小店买冰水喝,他们在那里高谈阔论昨夜打牌输赢的事,大概这位小...

查看全文>> 分享 浏览(329) 评论(0)

2015-05-18 9:01:31 编辑 删除

归类在 真实的民国 |浏览 617 次|评论 0 条

来源:《中国社会科学报》2015年5月18日第739期 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,大部分时间是在八年抗战中度过的。抗战爆发时,我生活在东海边的连江县,开始没什么感觉,只是听父亲讲一些抗日英雄的故事。到了1940年以后,日本飞机开始到这个县城侦察、轰炸,国民党县政府没有任何的防空措施和准备,每遇着空袭,我们和一些邻居都跑到附近一家做木桶活计的平房里躲避,挤在一起的大人们个个神色紧张,许多女人口中念念有词求佛保佑,但敌人的炸弹还是夺去了很多无辜...

查看全文>> 分享 浏览(617) 评论(0)

2015-05-15 9:03:08 编辑 删除

归类在 真实的民国 |浏览 342 次|评论 0 条

来源:《中国社会科学报》2015年5月15日第738期 新中国成立那一年,我15岁,算是一个小青年。到了耄耋之年回顾少年时代,许多事和人都淡忘了,但能够留在脑海里的,大概是属于刻骨铭心一类的东西。现在有些人在鼓捣所谓“民国热”、“民国范”,对我这样的过来人来说,真是难以理解;在我的记忆中,少年时代虽然也有过快乐和阳光,但对民国留下的更多的是冰冷和眼泪。今天写下这些记忆,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。 我的父亲在旧社会虽然是一个职员,但对经史子集古...

查看全文>> 分享 浏览(342) 评论(0)

关于博主

中国学术评论

《中国社会科学报》创办于2009年,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管主办、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编辑出版,是新中国成立60年来第一份全国性的理论、学术大报。为更好地服务广大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和爱好者,“评论版”现开通博客微博,每周二、四更新,敬请关注! 投稿邮箱:pinglun_sscp@163.com;

博文相关

留言

墨石

2016-07-05 11:08:56

拜访,问好

林香13306893522

2015-12-09 08:31:48

奉迎揉揉与凭法裸的起!!?一元钱起诉的琼岛毕家之真真!!?法的足迹,在路上不习惯之释然!当年继为陈衡三为干儿子的堂棺...

user53911559

2015-07-17 09:18:34

毛主席1949年赶走了美国、英国、小日本、法国等等在中国的租界,党大才成功,党小中国还会四分五裂、被西方列强...

统计

  • 博文(923)
  • 总访问(1474545)
  • 建立时间:2014-04-14
  • 最后登录:2017-06-15

扫一扫

有不一样的发现